医院动态- 大医郭春园

郭春园:一代名医逝去 党员风范永存

   2005年2月26日晚上,一代名医郭春园的心脏停止了跳动。消息传来,悲声四起。昨天,市民纷纷来到医院吊唁郭春园,向他的家人表达他们深切的哀悼。郭春园作为以一颗赤子之心、以共产党员的风范无私奉献社会的仁心大医,他的事迹感动了鹏城人,也震动了鹏城人。

    鹏城今版记者从2003年开始采访报道郭春园,真实地了解、记录了他身患癌症依然坚持为患者看病的过程。他的事迹深深地印在我们的脑海里,成为宝贵的回忆。今天,我们特意推出两个版,把记者们在采访中的感受与大家分享,并表达对好医生郭春园的追思和致敬,他的精神值得我们好好学习。——编者 

        初识郭春园 

         在本报记者中,我不是最早认识郭春园的。2004年7月初,我因长时间伏案工作患 上了腰肌劳损及颈椎病,同事介绍:“深圳平乐骨伤科医院治疗这些慢性病有些办法,你不妨试试。”于是,我来到了这家门面不大的骨伤科医院。在挂号处花20元钱挂了副院长陈汴生的专家诊号后,我来到二楼诊室等候。


         “听说老院长的病情加重了,腋下的肿瘤已经长到了鸭蛋大,可他还是不肯住院,继续给病人看病。”“像老院长这么好的人真是少见,我对他真是太敬佩了。”——听着两位护士的对话,我禁不住对这位不知姓名的“老院长”产生了几分敬意。在每天接受陈汴生副院长治疗的半小时里,我经常听到医护人员提起“老院长”,说他如何因为心疼公家的医疗费而不肯住院治病,说他如何为那些治不起病的贫困患者垫付医疗费,说他如何将祖传秘方无偿献给平乐骨伤科医院,并且不要医院的任何回报,家人靠每月不多的工资来维持俭朴的生活……就这样,这位令人充满敬意的“老院长”牢牢地吸引住了我的视线。


         深入采访后,我知道这位“老院长”名叫郭春园,他八十几年的人生容载了太多的故事,绝非等闲之辈。他是我国正骨四大流派之一“平乐郭氏正骨”的第五代传人,国家人事部、卫生部、中医药管理局认定的全国500名著名老中医,中华中医药学会骨伤科专业委员会顾问,撰写出版了我国第一部骨科专著《平乐郭氏正骨法》及展示郭氏传统医术及他有所创新的《世医正骨从新》。


         早在清朝,郭氏家族的正骨医术就声名远播,其先祖成为受清朝皇室信任的名医,慈禧还亲自写过一幅字送给郭家。全国解放后,年轻的郭春园转至郑州行医。1953年,国家号召公私合营,郭春园怀着对共产党和新中国的热爱之情,第一个站出来响应党的号召,带着祖传医术和家产参加了郑州市管城区联合医院。1956年,他首次将郭家祖传的一批秘方、验方无偿捐献给国家。为了让更多人掌握郭氏正骨医术,郭春园正式开班带徒,先后培养出197名弟子。2002年,郭春园在垂暮之年再一次将13个祖传秘方无偿捐献给国家,平乐骨伤科医院仅凭这些秘方生产出的中药制剂,年销售额就高达800多万元,如果将此秘方申报国家新药,经济效益则会以千万元计。 

        大爱撼人心

      如何才能将这样一位对党的事业无限忠诚、对患者始终充满仁爱之心的老人写得鲜活生动呢?为此,我在广泛接触郭春园的同事、弟子及家人的同时,经常去看望当时已经卧床不起的郭春园,希望能从更深的层面了解他、理解他。

      第一次见到郭春园的情景,令我难以忘怀。那天中午,听说郭春园刚刚从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出院返回位于深圳平乐骨伤科医院住院部三楼那间既当诊室又当宿舍的小房间,我专程赶去看望。房门半开着,老人独自躺在简陋的床上昏睡。为了不影响他休息,我静静地坐下来等候。

      秋日的阳光照着郭春园那张苍白而瘦弱的脸,他垂放在被子外边的那双手格外引人注目。那是一双怎样的手啊!十个手指无一完好,轻者伤痕累累,重者皮肤腐烂出血,再重者则被拦腰截断。郭春园的老伴告诉记者,由于长期在X射线下为病人手术接骨,他的左手食指从69岁起开始溃烂,伤口长期流血化脓。医生让他尽早截掉左手的拇指和食指,以防止发生癌变。可他不肯:“截去拇指和食指,我还怎么给病人治病呢?”郭春园一直冒着癌变的危险,继续坚持为患者治病。直到2001年,医生在郭春园受伤的手指上查出了鳞状上皮癌,他才不得不同意手术截指,但只同意截去左手食指的半截,尽量不影响他给病人疗伤。由于截指手术进行过晚,再加上病变组织切除得不彻底,癌细胞继续在郭春园的体内扩散。至2004年8月,癌细胞已经遍布了他的淋巴。

      “郭老现在无法给病人看病了吧?”听了记者的问话,郭春园的老伴眼里涌出了泪花:“只要有病人找上门来,他还是会给人家看。有时我见他虚弱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就劝他不要再勉强坚持了,可他说,作为医生,不能给病人看病了,生命也就没有价值了。”

      40分钟后,郭春园醒了,他像说梦话一样对老伴说:“昨天下午我给那个病人开了中药,但忘了叮嘱他吃完再来。”老伴听罢,安慰他说:“吃完药,他会再来找你的,你就不要再操心了。”

      听记者说明了来意,他慈祥地笑了起来:“我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骨科医生,有什么值得宣传的呢?”记者问他为患者“吃”了那么多射线,现在是否感到后悔?他说:“当医生,总是要有些牺牲,这是难免的,我没什么可后悔的。”他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浮现着一种特殊的坦然与平静。

      生命的小屋

      2004年国庆节前后,郭春园开始经常处于半睡半醒的浅昏迷状态,家人和亲友们都忧心忡忡,可他依然不肯常住医院,非要回到他那间既当诊室又当宿舍的小屋:“你们不知道,住在医院不但会浪费很多医疗费,我心里也不踏实。回到我的那间小屋,情况就不一样了,因为我不但可以经常看到患者,身体好时还可以为他们看病。”

      提起这间位于深圳平乐骨伤科医院三楼住院处最里边的那间小屋,郭春园的大女儿郭玉凤说:“为了方便救治患者,多少年来,父亲养成了一个习惯——以医院为家,无论是下班还是节假日,也无论是休息日还是深更半夜,只要病人需要,他就可以马上出现。因此,父亲极少回家休息,有事没事都呆在医院的这间小屋里。”

      起初,他为自己选定的休息室是位于住院部病房最里端一间阴面小屋,不但狭小,还很黑很潮。看到年迈的父亲每天就在这间小屋活动,郭玉凤劝他换一间条件好些的屋子,免得生病。可郭春园说什么也不肯:“医院里的好房间还要留给住院病人住呢,我怎么能用呢?”

      直到3年前医院大规模装修,院领导集体要求他搬到阳面房间,他才依依不舍地告别了那间足足住了15年的小黑屋,搬到现在这间虽然不大却充满阳光的房间。在这间不过十二三个平方米的小屋里,郭春园度过了他生命的最后3年——他带着癌细胞扩散的病痛,时常一边打点滴一边为患者诊病,同为医生的老伴成了他的“病房助手”:他给病人看完病后口述药方,老伴则为他写好处方,然后还要按照他的要求,详细讲解用药方法及康复保健方法。

      在去世前两周,他与家人挤在这间小屋里,度过了最后一个除夕。躺在那张简陋的木板床上,郭春园说,他这一生虽然没干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业,也没为儿女后辈留下什么财产,但他无怨无悔,只希望儿女们能好好工作,凭自己劳动的双手踏实做人、幸福生活。

      各方的关爱

      2004年11月27日,深圳特区报在一版显要位置发表了反映郭春园壮丽人生的长篇通讯《大爱无言》。那天上午,护士张岩坐在他的床头为他朗读这篇报道。听着听着,已经多日不能说话的郭春园突然开口说道:“特区报写得好,写得真实,也写得感人。”

      《大爱无言》感动了众多读者,一些曾经接受过郭春园精心治疗的患者手捧鲜花找上门来,慰问他们的好医生。一些并不认识他的患者也拿着当天的特区报赶到平乐骨伤科医院,向他们心中的英雄表示敬意。市领导也先后多次来到他的病榻前表示慰问,叮嘱医院要尽最大的努力救治郭春园。国家卫生部副部长佘靖及广东省、河南郑州市有关方面领导也赶到深圳,看望慰问郭春园。

      面对来自各方的关爱,一向只求奉献而不思获取的郭春园被深深感动了:“我不过是做了一名医生应该做的事情,却得到了这么多的关爱,心里真是过意不去。”

      随后,郭春园的病情又开始恶化,已经无法翻身了,记者赶去看望他。病榻上的老人越发消瘦,癌变严重的左臂却肿胀得如同一根大木桩,腋下的肿瘤开始溃烂,令他疼痛难忍。见记者进来,郭春园伸出手,点头微笑。那一天,他开口说了不少话:“扔下老伴,我有些放心不下。我没给她留下什么钱,那套两房一厅的二手房,上个月才还完了最后一期的购房按揭。这几十年来,我一直忙于工作,孩子们从小就没得到我什么照顾,长大后也都是靠他们自己的本领生活,尤其是老三维刚,已经五十多岁的人了,至今还没能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想来真是有些放心不下呀。”老伴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眼里的泪水,呜咽着哭了起来。

      见自己几句话说得老伴如此伤心,郭春园止住了这个话题。过了一会儿,他又微笑着安慰老伴道:“其实好多问题也没那么严重,儿孙自有儿孙福,凡事不要想那么多。”

      2月12日,大年初四,郭春园开始出现心肺功能衰竭征兆,被送进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救治。14天后,一代名医逝去。

      [相关新闻]: 

      你的笑容定格在我的照片里

      2月26日下午,听说郭春园老院长的学生特地从郑州赶来看望恩师。我早早地来到老院长的病房,我是含着泪拍摄他们师生情深场面的。没想到这也竟是与老院长最后的诀别……

                                                       回春妙手怎忍看

      第一次采访郭春园是2003年5月23日,当时负责平乐骨伤科医院宣传工作的黄冬梅向我说起了老院长郭春园的事迹,他为了救治病人和医学教育的需要,从上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长期工作在X光线下,以致双手灼伤累累,又因接受大量辐射,左手食指长期溃烂,不幸患上鳞状上皮癌,于2001年被迫截除。但由于对工作的热诚和对病人的关爱,老院长仍然坚持给病人看病……就这样,2003年5月23日,带着一份敬意我来到了平乐骨伤科医院。

当时在医生办公室,我见到了这位老院长。当黄冬梅向他说明我的来意时,他笑了笑对我说:“没有什么,你看,我的这双手就是我的‘行医执照’。”在整个采访过程中他并没有过多的言语,基本上都是身边的人在向我介绍他的情况,他只是偶尔会意地笑笑。他兴致勃勃地向我谈起了那台陪伴他多年的老式放射机,向我展示着怎样使用。他的一举一动都显示出他对那台X射线机的深厚感情。

      “见不到病人我不快乐”

      第二次采访郭老是2004年7月12日,听说郭老食指上癌细胞的生长和扩散了,那些可怕的癌细胞一路转移到他的左侧腋下淋巴,然后,更向全身多处淋巴转移,再次住进了医院。我们来到他的住处,他正在回来的路上。医院黄院长告诉我说他天天闹着要出院,重复来重复去,理由都是一样的:“周二还要查房。”或者是“周四还要查房。”终于在12日中午,他回到平乐医院自己的诊室。记者见到他时,他疲乏地躺在床上,当一名住院病人来见郭老时,郭老的精神一下子好起来,坚持要老伴扶他起来,坐在病床上为病人号脉,然后一笔一画地写病历、开药方。

      病人离去后,郭老拉着我的手对我说:“你摸摸,不怕。”我摸着他那左腋下大大的硬块,问他:“疼不疼?”他只是笑着说:“怎么会不疼呢?”他的老伴告诉我,他如果用手按住左腋,那就是他感觉到了疼痛,不过,他从不将疼痛说出来,只是自己忍着,病人经常见到他按着腋下查房。我不愿意当着他的面询问他的病情,我知道他情况不好。但郭老并不忌讳,用右手指着左手的断指告诉我:“就是这里的癌细胞,顺着胳膊,一路向上转移,到了腋下的淋巴。”“郭老您后悔吗?”“有啥后悔的,当时也是因为医疗条件所限。”就是这样,他当年徒手在X光线下为病人正骨,影响了自己的身体健康。

      6次住院5次病危

      郭老6次住院,有5次下了病危通知书,他顽强的生命意志感动着他身边的每个人。2005年春节前,郭老再次病重住进了第二人民医院。我们前去看他时,病痛的折磨已使老人变得枯瘦,每天大多数时间都处在迷迷糊糊的睡眠中,原来那炯炯有神的目光变得有些散淡,那只被截去了食指的左手上扎了三路液体。

      在睡眠中,老人举起了他的右手,我们以为他醒来了,正要上前和他打招呼,在一边的护理人员马上阻止了我们说:“你看,你看,郭老又要看X光片呢。”只见郭老艰难地将右手举到了眼前,拇指、食指和中指紧紧地捏在一起,左右旋转着,好像在仔细地看着手中的东西,嘴里也在喃喃地说着什么。我赶紧举起相机,一直连拍这让人感动的瞬间。渐渐的我眼睛模糊了,湿润了。在场的人员无不为之动容。郭老生命的最后时刻,在无意识期间仍然没有忘记他的病人、他的X光片子。我肃然起敬,我看到了一位把治病融入自己生命中的医生。

      此时,有几个人捧着鲜花来到了病房。手捧鲜花的鲁平女士看到躺在病床上枯瘦的郭老,俯下身紧紧拉着郭老的手,含着泪说:“郭院长,你还记得我吗?1996年我被打劫后腰部受伤是您给我看好的,你的药方我至今还保留着呢。”鲁女士又转身对我们说:“郭老真是难得的好医生啊,我们这几个朋友也都是找郭老看过病的,今天约着一起来看郭老。”郭老听说他的病人来看望他,硬是让家人把他扶起来看一眼大家。看到了满屋他治愈过的病人和朋友,郭老的眼一下子闪亮了,脸上露出了欣慰和满足的微笑,在场的人无不为之动容。

      听说郭老的情况不好,各器官功能已经衰竭,2月24日下午,我来到医院想拍一些医务人员救治老院长的画面,有部摄像机已经架在郭老病房里,我走到郭老的床前,问:“郭老你还认识我吗?”郭老点点头,我说:“你看市领导对你多么重视,专门派人拍摄你,深圳人都希望你好起来。”此刻,老院长脸上露出了笑容,也为我和摄像师留下他最后的笑容。

郭老,一位大爱无言的医者。我们向你表示敬意,你的笑容永远定格在我的照片里。

      [相关评论]:

                                                       伟大的誓言

      深圳平乐骨伤科医院名誉院长郭春园前天晚上去世。本报昨天在头版刊发长篇通讯《生命铸医魂》。说郭春园是“医魂”,非常恰当。

      何谓医魂?以郭春园为代表的医魂到底有哪些内涵呢?

      从事医生这一行的人,大都知道《希波克拉底誓言》。希波克拉底誓言写成于2400年前,医学院的学生一进校门就要知道它。这篇500多字的誓言,主要的意思约为三项:一是要知恩图报,要报答把医术传授给自己的人和他们的后代;二是要为病人谋利益,不害人;三是对待病人不分尊卑贵贱,一视同仁。因此,希波克拉底誓言涉及的其实是医生的职业道德。这个誓言之所以流芳千古,原因之一当然是医生这一职业的特殊性:他面对的是人的身体和生命,而非寻常物件。希波克拉底誓言,说的正是何谓医魂,这是个伟大的誓言。

      如今在市场经济的客观环境中,这一誓言不仅没有过时,反倒更有价值。正因为不容易做到,所以,做到了的人就应该称其为医魂。我们用希波克拉底誓言来衡量郭春园,他不仅做到了誓言的要求,而且在很多地方更为丰富——比如,希波克拉底誓言并没有说要医生为事业奉献生命。

      郭春园的医魂,简单地说,一则为医术精湛,二则为医德高尚。专业如何,这是最起码的,如果没有一点专业水准,讲医德多么了不起,就会是欺人之谈。但是,虽有专业,却惟利是图,肚子里的小算盘打得旁边的人都听得见,这样的人也是不配让别人尊重的。郭春园的专业和医德,《生命铸医魂》中描写已多,此处不赘。

      值得一说的是,郭春园的医魂的来源跟他的家学渊源有很紧密的关系,最早铸造他医魂的是中医的传统和他的家教。而且,他所以能够在今天的社会环境中保持这样的医魂,我们不难发现,这与中医世家的优良传统有关。同时,共产党员的荣誉无疑是鞭策郭春园的巨大动力。

      既有专业,又有品德,这是医者的本分,也是成为好医生的前提条件。有信守誓言的好医生,才能有良好的医疗环境。少数医者道德水准的下滑,使郭春园老人的所作所为更加显得是高风亮节,因此,我们越发景仰郭老的医术人品。

深圳平乐骨伤科医院Copyright 2009-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罗湖地址:深圳市罗湖区红岭南路金塘街40号 投诉电话:0755-82247153 急诊电话:0755-82247157
坪山新区地址:深圳市坪山新区深汕公路(坑梓段)252号 电话:0755-28328011 急诊电话:0755-28328120
粤ICP备14016036号-1 互联网医疗卫生信息服务许可证 医疗广告审查证明文号:(粤)(中)医广【2016】11-17-42号 技术支持:九曲网

九曲网站建设
友情链接:快3网  福彩快三网上购买  快三在线投注平台  快3投注平台  快3网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